当前位置:千千小说网 > 言情 > 和暗恋十年的白月光HE了 > 第25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25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说了没一会,医生过来找她们,说检查报告出来了,去办公室谈谈。

    到办公室后,医生先给她们看了彩超报告,指着结石所在位置道:“目前结石为2cm,已属于较大结石,像这类结石,保守排石也就是通过药物很难排出,我的建议是手术治疗。你们看,结石正是嵌顿在肾盂输尿管交界部,才会出现肾绞痛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说,最好是做个微创手术,现在这方面技术非常成熟,不存在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“那这手术,具体是怎么实施?”程芸担忧问。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,我的建议是行经皮肾镜的碎石取石术治疗。经皮肾镜是在腰部打一个洞延伸到肾里,伸入一个镜子,直视下把结石粉碎、冲出。你也别担心,只是听着吓人,危险几率很小很小。像这种小手术,我们外科医生每天都要做好几台。”

    尽管如此,程芸也一点都没被安慰到。

    她眉头紧蹙,想到那种血淋淋的手术场景心就揪得慌。

    当然,具体要不要手术,还得征询病人自己的意见。医生找程芸过来,也是希望她能先劝劝病人,给病人做好心理建设。

    程芸也知道手术是最好的,她反复问明医生危险程度,最后心神不宁地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的确是个很小的手术。

    但要做手术的是她妈,程芸心中还是难掩心疼担忧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那场车祸,几乎要了她妈一半的命。如果可以,她真的不希望妈妈再遭半点罪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林菁一直默默陪在程芸身边,心情也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当年的车祸给夏阿姨带来的苦痛和折腾她也很清楚,在这件事上,她与程芸的想法一致,都希望夏阿姨能平平安安,不再受病痛折磨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病房时,程妈妈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精神还不错,正跟隔壁的阿姨聊天,当知道对方和自己就住在一个小区时,更热情地邀请阿姨以后一起跳广场舞。

    隔壁床阿姨过两天就能出院了。在医院这种地方,谁都很难高兴起来,隔壁阿姨心情本来也很低落,这会受程妈妈感染,竟也跟着乐观起来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她们还互相加了个微信,约好等出院后,就加入程妈妈的广场舞队。

    程芸站在病房门边默默看了会,心头酸酸地。

    她妈就是这样,哪怕再痛再害怕,也只会默默承受,绝不表现出来。若非清楚她妈对医院的恐惧,程芸恐怕也会被她骗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连忙深吸口气,努力调整着情绪,确定她妈不会看出什么,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看到程芸,程妈妈顿时难掩心虚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程芸要送她来医院检查,是她硬撑着说没事的,结果却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小芸,你来了啊。”程妈妈看看林菁,又看看程芸,连忙乖乖坐回床上,带着些讨好意味安慰道:“你别担心,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程芸打断:“没事?都这样了,你还说没事。”

    因为太过担心,她语气有些重。林菁连忙拉了拉她的手,用眼神示意她别激动。

    程妈妈噎了下,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,心中也满是愧疚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不想给女儿增添负担,哪知道却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“妈,我是担心你。”程芸冷静下来,满是后怕道:“万一今天菁菁没去家里,你想过后果吗?你要出事了,我怎么办?而且我听医生说,你这种情况肯定早就有症状,比如腰痛、腹痛、尿频、尿急,你怎么从没跟我说过?”

    程妈妈自知理亏,小声嗫嚅道:“我那不是怕你担心吗。而且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。之前车祸做那么多手术,我都疼惯了,对疼痛不像普通人那么敏感。我就觉得还好啊,也没那么痛……”

    程芸掐着掌心,一时只剩心疼。

    车祸后,刚开始做手术,她妈还常喊痛,后来或许真是痛习惯了,也麻木了。

    医生说,这么大的肾结石,病人一般早忍不了了。可想而知,当年车祸后那段时间,她妈经历着怎样痛不欲生的折磨。

    程芸紧握着她妈的手,没再多说什么。林菁知道大家都没吃饭,便说去食堂打饭。

    病床旁只剩程芸和妈妈,她趁这机会提起了手术的事。

    听说要做手术,程妈妈脸一下白了,手控制不住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程芸知道她害怕,心疼得不行,连忙紧紧握住妈妈的手。她眼含着泪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却是程妈妈先冷静下来,不忍见女儿难过,强忍害怕道:“没事,别难过,你不是说了,这就是个小手术。妈那么多场手术都经历过了,还能怕这个吗?做就做,我们听医生的。”

    程芸用力点了点头,将眼泪强忍回去,站起身无比心疼地紧紧抱住了妈妈。

    程妈妈轻拍着女儿的背,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关心和爱,心底那点仅剩的犹豫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害怕归害怕,手术还是要做的,哪怕是为了女儿。

    程妈妈的手术安排在后天上午,程芸特地请了假陪她,给她讲有趣的故事,逗她笑,希望能稍稍缓解她紧张的情绪。

    当天一早,签完手术同意书后,程妈妈被推进手术室。

    手术室外的走廊上,还或坐或站着许多病人家属。

    程芸拿着她妈的东西,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那,心底忽然也空荡荡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电梯门突然又打开了。

    林菁从电梯里急匆匆走出来,问程芸:“夏阿姨进手术室了?”

    程芸听见熟悉的声音,抬头看到林菁,顿时愣住了,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惊讶问:“你不是有事来不了吗?”

    今天是GK新品发布会的重要日子,作为上任总裁后的首个新品发布会,林菁按理说是得出场的。

    “我安排其他人去了。”林菁走的急,还有些气喘。

    她在程芸身旁坐下,想了想,又轻轻握住她的手:“我觉得,这种时刻,我更应该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程芸的手冰凉,被林菁握住后,滚烫的温度沿着交握的指尖一点点传递过来。

    她心情忽然好了许多,偏过头问林菁:“这算是趁虚而入吗?”

    林菁微愣,点了点头,对她眨眨眼,理直气壮道:“嗯,就是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两人视线短暂碰触,又迅速分开,双手仍相握着,彼此温度融为一体。虽没多说什么,却有种无言的默契。

    手术室大门紧闭,走廊行人来来往往,间或有新的病人被送进去,做完手术的病人被送出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时变得极其漫长。短短几个小时,程芸却觉得像过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程妈妈被送出来时躺在移动病床上,脸色很难看。手术需要全麻,术后她被医生叫醒过,这会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程芸看着妈妈这幅模样,既心疼又害怕。她这么闭着眼,动也不动地躺着,让程芸总有些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先送阿姨回病房。”林菁低声提醒。

    程芸点点头,收敛起情绪,和林菁随护士一起返回病房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,约莫一个多小时后,程妈妈意识完全清醒。

    程芸坐在病床边,陪着她说说话,缓解紧张情绪。

    医生提前说过,大概六个小时过后,可以稍微喝点粥。

    程芸一直看着时间,见差不多了,便让林菁在这陪着她妈,自己准备下楼买点粥回来。

    乘电梯下楼后,程芸没去食堂,而是去了隔壁床阿姨推荐的那家粥铺。病房其他人都夸那家的粥好,分量足还好喝。

    买好粥,程芸顺便打包了两份午餐,一起提着回去。

    走到病房门口,程芸刚准备进去,听到里边传来的说话声,脚步又忽地顿住。

    她听见她妈熟悉又满是羡慕的声音响起:“你年龄比我小,孙儿居然都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病房的门虚掩着,透过门缝,程芸看到里边来了对年轻夫妻,还带着个小男孩,应该就是隔壁床阿姨曾提起的大女儿和女婿。

    女儿女婿带着孙儿过来,阿姨心情大好,笑道:“是啊,我大女儿结婚早,二女儿去年结的婚,再过几个月也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程妈妈羡慕点头,连道了几声“好”,瞧着那胖乎乎的小男孩,眼底是藏不住的向往。

    旋即,这些羡慕向往又化为失落黯然。她嘴上虽没说,但任谁都能看出来,她多想尽快也抱个孙子。

    程芸站在病房外,将这一切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心头有些堵得慌,愧疚难过又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正烦躁着,忽地对上房内林菁的视线。因为角度问题,林菁是能够看到她的。

    程妈妈那些话,显然也令林菁心情沉重,满眼复杂难言。

    只是比起程芸的踟蹰不安,她的眼神明显更加坚定。哪怕明知前路遍是荆棘,也会毫不犹豫地踩上去,以鲜血铺就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程芸心烦意乱,移开视线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她推开房门,表情如常,像是什么都没看到、听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程妈妈也很默契地迅速收回视线,掩盖住那些羡慕憧憬,装作并不在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程妈妈刚做手术没多久,程芸本来准备喂她吃的,但程妈妈坚持说她没问题,程芸观察了会,没多坚持,把餐盒递了份给林菁,自己也坐旁边赶紧吃起来。

    这之后,程妈妈恢复的很快,为能尽快出院,她也极其配合,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,绝不反着来。

    每天程芸还会陪她妈出来走走,这也是医生交代的,让她妈别总呆在病房,出来走走晒晒太阳,能好的更快。

    林菁来医院看程妈妈时,她们就正在外面走动。

    程妈妈绕着小花园走,程芸和林菁则站在阴凉处说话。

    “夏阿姨看起来恢复得很好。”林菁看着精神不错的程妈妈,对程芸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医生也这么说。上午刚去做完检查,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林菁闻言也挺高兴,看着程芸眼下的青黑色,心疼道:“这段时间你都没怎么休息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程芸摇头道:“这几天多亏有你在,我觉得安心很多。菁菁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用跟我道谢。”林菁说着想起什么,忽地低道:“我只是突然很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什么?”

    林菁满心愧疚道:“后悔当初你家出事时,我没陪在你身边。后悔你为筹医药费,走投无路答应我爸,我却对你说了那么难听的话。”

    当年程芸才十七岁,既要处理她爸的后事,又要照顾危在旦夕的夏阿姨,还要面对巨大的费用压力,这些都如利剑悬在头顶。

    林菁完全无法想象,她那时候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    尤其她还处处刁难程芸,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程芸被她爸带回林家时,林菁先去找过她一次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程芸年轻又漂亮,像洁白艳丽的花朵,美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但她越美,林菁就越讨厌。她坚定认为,一定是程芸勾引了她爸。

    她骂程芸不要脸,说她脏,为了钱不择手段,什么都能做,还说像她那样的女人,根本不配得到爱。

    如今想想,那些话对当时快被压垮的程芸来说,实在太过残忍。

    “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没在意,你也别总记在心上。”程芸淡淡笑道:“你当时还小,又不知道实情,对我有敌意也正常。就是说的太过分了,我都忍不住想揍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风轻云淡,仿佛那只是一段远去的过往。但眼底却满是沉痛无奈,那段灰暗绝望的岁月,哪怕只是提及,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其实林菁的针对也好,捉弄也罢,对那时濒临崩溃的她来说,反倒是鲜活美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一点反应都没有,我还以为你是在挑衅我……”林菁嘟囔着。

    随后转移话题道:“算了,不说这些了。你前段时间很忙吗?我去夏阿姨那好几次,都没见到过你。”

    提起工作的事,程芸也不禁头疼:“是啊,那段时间忙得都没怎么休息,就没去我妈那,哪知道刚好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程芸道:“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她先把霄廷骚操作,趁七夕搞低价竞争,打了嘉铭个措手不及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“嘉铭本想趁七夕活动抬高门店业绩的,哪知道霄廷这么一弄,营业额反而直线下滑。因为这事,嘉铭开了不少会议。还好霄廷也撑不住这么低的价格,活动结束很快恢复原价。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,假如霄廷国庆还弄低价竞争,嘉铭该如何应对,总不能跟霄廷对着干,比谁压的价低?为这事,嘉铭上上下下都伤透了脑筋。”

    林菁微蹙眉,道:“低价竞争肯定不行。霄廷能耗,你们耗不起。”

    嘉铭刚开业,正是发展的关键时期,资金链还没稳固,若是这时候玩低价竞争,只会被霄廷给玩死。

    程芸颔首,正因如此,事情才让人无比头疼。

    林菁:“霄廷在故意针对你们?”

    “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这么多年,霄廷能挤走其他商场,用的手段肯定不一般。”程芸头疼道:“不过国庆活动有专门的部门负责策划,我们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想想有没有能锦上添花的点子。”

    锦上添花的点子?

    林菁沉吟着,忽然想到什么,不禁笑起来,对程芸道:“我有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程芸好奇问:“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林菁却没直接告诉她,神神秘秘地,卖关子道:“明天下班前,你来公司停车场等我,我带你去个地方,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程芸成功被她勾起好奇心。但她了解林菁,知道她不想说的,怎么问都问不出来。心底再好奇,这会也只能按捺住,只等明天解开心头疑惑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会话,程妈妈散步回来了,见到林菁挺开心,笑着和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林菁关切问了下她的身体,知道一切都好,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顺路来看看程妈妈,还有别的事,聊了几句话,便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晚程妈妈的检查报告就都出来了,显示各项指标皆没有异常,明天可以照常办理出院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消息,程妈妈无比开心。这几天在医院可把她难受坏了,早就想出院了。

    程妈妈出院心切,从办公室出来,就快步回病房准备收拾东西,说都收拾好,明早办完手续就能走人。

    程芸站在病床边,看着她妈兴致勃勃地收拾,也没准备阻拦。

    她妈能走能动,说明身体恢复的好,对此她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程芸办好出院手续,便开车接她妈回家。

    推开家门,熟悉的环境,熟悉的氛围,瞬间让人感到心安,程妈妈的脸色都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几天没人住,家里落了些灰尘,程芸用了点时间把房间打扫干净。

    晚饭她提前一点做好了,还顺便多做了林菁那份,用保温桶装好,准备过去时带给她。

    临走前,程芸还有些不放心,再三叮嘱她妈,一旦哪不舒服要立刻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程妈妈连连道好,她这才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去往GK的道路畅通无阻,由于林菁提前打过招呼,程芸很顺利地进入了GK大厦的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将车找了个位置停好,程芸看了眼时间,六点二十。

    她接着拿起手机给林菁发消息,说她到停车场了。

    林菁那边很快回复过来:【等我几分钟,还有点事没处理完】程芸回道:【没事,不急,你慢慢来】

    回完消息,她把座椅靠背往后调,切换手机页面,舒服地躺着边玩游戏边慢慢等。

    哪知玩着游戏,旁边忽地走来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似乎在等人,并未注意到车内的程芸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其中一人忽地压低声音,满是嘲讽地不屑道:“哼,什么GK最年轻的总裁,要我说,谁知道她是怎么当上这个总裁的?你也听说了?现在公司内部都在传,说她跟GK董事长是那种关系,要不然,她根本坐不上这位置。不过长得漂亮就是有优势,稍微使点手段,就能把男人迷的晕头转向,什么都肯为你做……”

您正在阅读《和暗恋十年的白月光HE了》的章节:第25章
手机阅读地址:http://m.15shuba.net/html/64480/18768292.html

【高速文字首发 WwW.15shuba.net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.15shuba.net】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