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千千小说网 > 言情 > 和暗恋十年的白月光HE了 > 第23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23章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回苏城时,是程芸开的车。

    林菁坐在副驾驶,摆弄着那条项链,脸上仍带着失而复得的庆幸。项链搭扣裂了道缺口,才导致其掉落到草地里。

    她指腹轻轻摩挲银链坠着的小星星,微侧过头不着痕迹地瞟了眼程芸。程芸目视前方,专心开着车,侧颜精致完美,如无瑕美玉。

    她想起自己送给程芸的项链,很想问对方,那条项链是否还在。但张张嘴,犹豫几次,也没能问出口。

    最后索性扭头看向窗外渐深的暮色,心微微沉着,不再多言语。

    周三这天,刚到下班时间,程芸便准时打卡下班,毫无加班的准备。

    她开车急着去她妈那,哪知下班高峰期,路被一辆辆汽车堵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程芸被堵在半路,旁边都是刺耳的鸣笛声,吵闹不休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先给她妈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妈生日,程芸本来准备在店里吃饭的,但她妈坚持说在家吃饭温馨,况且也没几个亲戚。程芸觉得也对,就没多坚持,想着她妈先买好菜,自己下班赶过去可以帮着一起做。

    哪知事与愿违,她想早点到家,车却被堵在路上。照这拥堵情况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。

    程芸拨出电话后,那边很快接通。

    程妈妈听她说明情况,一点不急地乐呵呵笑道:“没事没事,你别急。我这儿有人帮忙,你放心。你慢慢过来,路上开车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隐隐约约地,程芸还听到旁边有人在说着什么,嗓音有些熟悉,只是听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她道了声好,让她妈慢慢来,别累着,随后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她妈不似寻常的喜悦让程芸有些狐疑,到底什么事,能让她妈高兴成这样?隔着手机,程芸都能感觉到她快溢出的喜悦。

    而且她妈说有人帮忙,难道那些亲戚这么快就到了?

    她想了想,没琢磨明白,也就没多想。

    程芸一路堵车,到最后被堵的都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等到家时,已经快八点。

    她妈都打了好几通电话,问她到哪了,说舅舅一家都到了,就等她回来开饭。

    把车停进小区,程芸乘坐电梯上了八楼。

    刚走出电梯,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热闹的交谈声。

    大门虚掩着,程芸推门进去,先看到了舅舅一家人。舅舅和舅妈坐在沙发上,旁边是表哥和表嫂,两人还带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程芸匆匆忙忙进来,叫了人后,连忙道不好意思,说路上堵车,不然早就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妈生病的事,爸爸这边亲戚基本都没了往来,只跟舅舅家还有来往。

    当初她妈病重,舅舅竭尽全力帮忙筹钱。只是舅舅家本身也不富裕,能帮的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下班高峰期肯定堵车。”舅舅相貌憨厚,笑道:“我们也刚到没多久,本来准备先过来帮忙的,哪知道也给堵路上了。所以你得好好谢谢林菁,要不是她先过来帮忙,你妈办这么大一桌菜,哪忙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程芸正在玄关换鞋,闻言愣了下,抬起头朝客厅看去,视线正好跟刚从厨房走出来的林菁对上。

    林菁围着围裙,手里端着盆凉菜,显然早就听到程芸回家的动静,看到她时也并没觉得奇怪,只是冲程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程芸换好鞋走进来,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。她没想到林菁会在这里,更没想到她妈说的帮忙那人就是对方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程妈妈也紧随其后从厨房走出来,满脸笑容看着林菁,对程芸道:“对啊,今晚多亏菁菁帮我忙。没想到菁菁现在厨艺这么好,今晚的大菜基本都是她做的。你快去洗个手,马上准备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程芸点点头,准备去洗手,经过林菁身旁时,想问她怎么会在这。

    哪知道林菁根本没正眼看她,程芸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,她便态度冷淡地转身进了厨房,准备往外端菜。

    “菁菁,你看看,这个汤可以了?”厨房里紧接着传来她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好了。”林菁语气带着笑,丝毫不见对着程芸时的冷淡:“夏阿姨,您先把别的菜端出去,我来盛汤。”

    程芸目睹着这其乐融融的场景,心中不禁有些无奈。她到底哪招林菁了,对她这么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。

    洗过手,程芸也进厨房帮着端菜,很快菜被全部端上餐桌,摆满整整一大桌,有鱼有肉,色香味俱全,看起来特别丰盛美味。

    程妈妈连忙招呼大家都过来坐,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程芸想到林菁现在挺不待见她,那肯定也不想挨着她坐,于是落座时便没坐她旁边,而是隔了个空位坐下。

    谁知落座后,林菁脸色看起来更难看了,冷着张脸,还很不高兴地瞪了程芸好几眼。

    程芸一阵莫名,琢磨了下,见大家都没注意这边,还是往旁边挪了个位置,坐在了林菁身旁。

    林菁瞥了眼程芸,虽然没说什么,脸色却肉眼可见地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吃饭时,大家边聊着天,说起最近近况,首当其冲问的就是林菁。

    林菁也没隐瞒,如实简单说了下调任回国的事,当知道她现在发展这么好后,舅舅一家看她的眼神都带着钦佩羡慕。

    程妈妈则又多了几分骄傲。毕竟林菁和她们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,她早就把对方当成亲孙女看待了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话题不知怎的又转到程芸身上。

    舅舅满脸关切问道:“芸芸呢?谈男朋友没有?”

    程芸顿时头疼起来,回答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舅舅闻言顿时满脸愁容,絮絮叨叨说:“怎么还不谈呢?没遇到合适的吗?你这个年纪可不能再拖了,得把这件事放心上,你想想,就算你不着急,你妈也急着抱孙子呢,是不是?舅舅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,你表哥都上初中了。”

    说的依然是老生常谈的催婚话题,连内容都没怎么变,程芸这些年听得实在太多,耳朵都起茧了,已经基本免疫了,只是带笑听着,没准备说话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越解释反而越麻烦,还不如沉默。

    倒是林菁微蹙着眉,神情明显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程妈妈看了眼程芸,知道她不想提这些,摇头道:“没事,现在的年轻人结婚都晚,况且这是一辈子的大事,急不得,慢慢来就好,总能遇到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舅舅对此显然不太赞同:“都是你太惯着她。结婚不都是过日子,在一起久了,感情自然就有了,哪来那么多情啊爱啊的。再说你不想抱孙子吗?这楼上上上下下都有孙子了,就你这冷冷清清的,这么下去叫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程妈妈眼神黯然了瞬,又连强撑着圆场道:“好了好了,哥,今天我生日,咱们不提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转移话题问:“奇奇明年该上六年级了?成绩怎么样?”

    舅舅叹了口气,倒也没再继续多说什么,话题跟着转移到了奇奇身上,说起他成绩差跟不上课程的事。

    这回头疼的人轮到奇奇了。

    程芸见状微微松了口气,怕再继续聊下去她会撑不住反驳。今天是她妈生日,她不想闹得不愉快。

    她拿起筷子,掩饰情绪般夹了块排骨到碗里,突然发现旁边多了道炙热的视线。

    程芸侧头看去,恰好和林菁的视线猛然对上。

    只是刹那的碰触后,林菁迅速又转移开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吃过饭,舅舅一家还忙着回去,没多久留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房间瞬间安静下来,只剩程芸三人。

    程妈妈收拾着餐桌,程芸和林菁也一起帮忙,气氛很和谐美好。

    恍惚间,竟有种回到七年前的感觉。那时候她们住在同一屋檐下,程妈妈做饭,程芸和林菁则轮流洗碗。有时轮着轮着记不清了,又都不想洗,还会发生点小争执,最后用剪刀石头布来决断。

    厨房挤了三个人,显得有些拥挤,头顶白炽灯光芒明亮,驱散满室暗色。

    程芸把剩菜放进冰箱,边问林菁: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她早就想问这事,只是之前舅舅他们在,不方便问起。

    林菁还没说话,程妈妈先不太高兴道:“说起这事,我还想问你,菁菁回国的事,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?要不是今天刚好碰到菁菁,我都不知道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菁紧接着点头道:“是夏阿姨叫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菁菁,你别怕她。”程妈妈护着林菁,用一脸“你不交代清楚,这事没完”的表情看着程芸。

    程芸倍感头疼,看了眼被她妈护着,显然暗自得意的林菁,无奈解释道:“妈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这事瞒你干嘛?其实我和菁菁也刚见面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菁菁说,她回国有几个月了……”

    程妈妈说着说着就消音了,显然猜到是怎么回事,叹了口气道:“你们这俩孩子……都是一家人,哪有过不去的坎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看向林菁,语气格外真挚诚恳:“菁菁,你虽然不是阿姨亲生的,但这么多年,阿姨是打心底把你当作亲女儿看待。阿姨不知道小芸哪惹你生气了,但你生小芸的气,怎么连阿姨也不理了?这么多年,你就没想过,给阿姨打个电话?阿姨特别想你,也常跟小芸问起你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看着林菁的眼神满是疼爱,显然那些话都是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林菁抿着唇,满心愧疚不安,夏阿姨对她越好,她心情越沉甸甸地。她怎么能恩将仇报,把夏阿姨唯一的女儿拖入深渊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并非不想联系夏阿姨,而是思及她肖想的人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夏阿姨。

    当初程芸带她回家,夏阿姨非但没刁难她,反而处处疼爱,对她比对程芸还好。

    林菁从小爸妈感情就不好,后来两人离婚,他爸常年在外,她根本没怎么体会过亲情,更不明白被爱的滋味,是夏阿姨和程芸给了她一个家,教会她如何去爱,更让她明白自己值得被爱。

    她常常想,若当年没遇见程芸,没来到程家,她或许会变成一个更冷漠无情的人,像是冰冷的机器,浑身上下找不到半点人情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林菁极认真地低声道。既为她这些年没联系过夏阿姨,也为她恩将仇报,企图将程芸拉入深渊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她,程芸或许早就结婚生子,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被人指指点点、背后议论,成为众人眼中的异类。

    程妈妈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,眼眶渐渐湿润,走过去抱住林菁,温柔道:“没事没事,阿姨没怪你。阿姨这么说只是想告诉你,无论如何,阿姨这永远都是你的家,这里的门也会一直向你敞开,你累了、倦了,随时可以回来,阿姨,你,小芸,我们永远是一家人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林菁低垂眼眸,掩住眼底湿润的雾气,用力点点头,郑重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程妈妈说完这些,为缓解此刻低迷的气氛,紧接着迅速转移话题,说起她前几天参加的广场舞比赛。

    她作为主舞,带领着她们舞队,披荆斩棘一举夺下大赛第一名,很是出了番风头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时,她脸上表情很是骄傲得意。

    当初车祸后,她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,到现在能跳广场舞,拿下广场舞大赛第一名,其中的诸多艰辛不易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三人聊着天,很快齐力将厨房收拾干净,随后一起出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程妈妈还去厨房切了盘水果端过来。

    电视此时正播着最近很火的都市剧,剧中女二和婆婆因为一些生活习惯争执不休,双方各执一词、剧烈争吵,眼看都要动手了,看着就特头疼。

    程芸实在看不进去,注意力很快转移到她妈和林菁身上。

    程妈妈这么多年没见林菁,对她的事都很关心,不停地问着话,大多还是问她在国外过的怎么样,有没有受委屈。

    林菁满脸笑意,报喜不报忧:“夏阿姨,我在国外过得很好,您放心。那里有很多中国留学生,大家都很团结,没人敢欺负我们。而且芸芸每个月都会给我寄生活费,我也不用像其他人那样去找兼职。这些年在国外我既开阔了眼界,也见识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国外肯定不一样。”程妈妈说着又感兴趣道:“我还从没去过国外呢。”

    林菁道:“那等有时间了,我带您到我上学那走走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妈妈迅速点头道好,说完紧接着又担忧问:“但这样会不会很麻烦?你们工作都很忙,要不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林菁连道没事,不麻烦,只是要先办护照。说完也没给程妈妈拒绝的机会,道这事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谈甚欢,聊的很愉快,唯独程芸被孤零零撇在一旁,备受冷落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程妈妈让林菁别走了,今晚就在家住。说她好久没见对方,有很多话想和林菁说。

    程芸虽没加入谈话,却一直竖起耳朵听着。听见她妈留林菁,首先想的是住宿问题:“家里不是只有两间卧室?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插话。”程妈妈打断程芸,随后没给她拒绝的机会,直接拍板安排道:“菁菁你还像以前一样,和小芸睡一间房。”

    程芸愣了下,看看林菁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心底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——她卧室就一张床,那今晚她和菁菁岂不是得一起睡了?

    这可太刺激了。

    林菁显然也意识到这点,唇角瞬间上扬,微眯着眼,愉悦应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事情已经决定,程芸也没再多说什么。这时候说得越多,反倒越显得心虚,还不如坦坦荡荡。

    只是说归说,她到底没办法真的坦荡。毕竟真论起来,除上次林菁醉酒那次外,这还是她在知道林菁心思后,第一次和她睡同一张床。

    对此程芸倒并没觉得厌烦恶心,心底更多的还是紧张和不安,很是复杂难言。

    晚上不用急着回去,程妈妈又拉着林菁聊了好一会天,几乎把这些年缺失的信息全都补了回来。

    林菁也极有耐心,坐在沙发上陪着程妈妈,她问什么便答什么,事无巨细,除了怕说出来让她担心的事,其他都没有半点隐瞒。

    就这么聊到十一点多,程妈妈困得开始打哈欠,林菁连忙劝她先去休息。

    程妈妈却不太想去,最后还是林菁保证,说以后会经常过来看她,聊天的机会还很多,她这才起身回房。

    眼看着程妈妈关上房门,林菁不禁长松口气。

    跟程妈妈聊天时,她神经一直绷得很紧,尤其是程妈妈问起她工作经济时,更有种如被丈母娘盘问家庭情况的微妙感。

    唯恐会答错什么,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只是林菁这口气刚松下去,很快又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面对着程芸的卧室。卧室门虚掩着,里边亮着灯,像是在等她进去。

    林菁深吸口气,怀着激动兴奋又忐忑不安的心情缓缓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推开门走进卧室,看到程芸穿着睡衣坐在床上,背靠着床头,手里则翻看着本书。她低着头,神情恬静,满身明艳美好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程芸拿着书,却压根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时,她更瞬间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顿了顿,才强装镇定地开玩笑道:“聊这么久?我都怀疑她是我妈,还是你妈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时手用的力随着加重,暴露了内心隐藏的紧张。

    林菁也很紧张,所以并未察觉程芸的反应。她满眼都是对方,以致好半天没想到该怎么接话,气氛一时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相顾无言,只余眼神猛烈碰撞在一起,刹那又紧张地飞快分开,室内静得都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我想洗个澡,你有多的睡衣吗?”半晌,林菁低声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程芸掩饰好情绪,指着林菁旁边的衣柜道:“右边最下面那格,你自己拿。内裤有新的,睡衣是我穿过的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林菁眼底悄然划过丝笑意,又迅速收敛起来,道:“嗯,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拉开旁边木质衣柜的门,找到右边最下面那格。里边衣服有些乱,林菁小心翻找着,没注意还拎出条内衣,想起那是程芸穿过的,曾与她毫无距离地接触过,林菁脸一下红了,趁程芸没注意,连将其迅速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睡衣被压在最底下,林菁抬高上面的衣服,往外拉时,一只精致的小盒子也被顺带拽了出来,一下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小盒子落地时,盖子被摔到一旁,里边放的东西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林菁惊了下,连忙弯腰去捡,手还没够到又忽地顿住。

    因为她惊讶发现,那竟是她送给程芸那条,以为对方极可能早扔掉了的项链。

您正在阅读《和暗恋十年的白月光HE了》的章节:第23章
手机阅读地址:http://m.15shuba.net/html/64480/18768290.html

【高速文字首发 WwW.15shuba.net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.15shuba.net】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